9.0

2022-08-31发布:

【魔女天骄之紫嫣雩(加强版)】【完】

精彩内容:

王府南面,正是繞月樓所在,此樓飛檐峻宇,巍峨雄麗,卻是湘王朱柏的居所。此時樓外寒風細雪,北風呼嘯,而在朱柏的寢室,正直爐火旺盛,偌大的一個房間,滿室融融暖意,教人舒心陶醉。

  房間布置極爲華麗,麝香塗壁,間金藻繪,可謂窮極伎巧。镂花香案旁、有著一張紫檀床榻,中設扆屏,以作遮掩。這時一個嬌柔動聽的女子聲透屏而出,輕聲說道:「朱大哥還想要來幺,但妹子已吃不消了,且待雩兒稍作休息,再與哥大戰叁個回合如何?」原來此人並非誰人,正是紫府仙宮宮主紫嫣雩。自從朱柏朱璎兄妹和她姊妹相稱後,叁人的感情不由大進,已非一般主子下屬身分。

  饒是朱柏早有正室,身邊小妾成群,且個個無不是天仙般的美人兒,但朱柏自見了紫嫣雩後,什幺嬌妻美妾,早已給他抛諸腦後。適逢紫嫣雩也是個薄殼銅鍋,一煮便熟,加上紫府仙宮女尊男卑,對男女間的事,素來看得甚輕,終于讓朱柏夙願得償。

  這時見二人渾身赤裸,紫嫣雩親昵地趴伏在朱柏身上,朱柏的一條肉槍,仍然停留在她的花徑內,而那灼熱的熱精,全數被花宮吸收入內,端的讓人歡愉,因此紫嫣雩一只白玉似的小手,不住地在他胸膛摩挲,昵聲問道:」朱大哥,剛才可舒服幺?」朱柏抱住這個天仙般的可人兒,加上肌膚相貼,手觸之處,無不光滑嫩膩,當真說不出的美好,聽她這樣問,聲音嬌柔妩媚,渾身骨頭都發起酸來,貼著她耳朵道:「何只舒服,簡直美若登天。幾日來我不見妳面,也不知想妳多少遍,尤其想到妳和羅開風流快活,心中便即隱隱作痛,若非爲了大事著想,如何說也不肯讓妳和他幹那回事。」紫嫣雩淺然一笑:「你這是吃醋了。也不知是誰叫人去引誘他呢?」朱柏苦著嘴臉,歎氣道:「說來都是大哥沒用,不慎著了人家道兒,致終日食不甘味,寢食難安。今次是否能順利把解藥弄到,可要靠雩妹子妳了。還有,我這個皇太孫侄兒,不住在外收羅武林高手,連血燕門的人亦暗有和他勾結。只恨我武功低微,眼光光的看著他們悖叛攜離,卻無法制得住這些人!」紫嫣雩道:「朱大哥你萬不可看輕此事,現在若不加以控制,恐怕會禍及自身,到時生妖作怪,翻過槍頭播弄于你,可不是玩的。你要雩兒幫你這個忙幺?

  若不給點顔色這些人看,先來個殺雞儆猴,免得到時一發不可收拾。」朱柏點了點頭:「其實我早已有此大算,只因這些人還沒明目張膽,一時無法拿得真憑實據,但我已暗中使人調查,倘給我知道是事實,到時非要妹子妳幫忙不可。」紫嫣雩笑著道:「你我之間都是自己人了,你的事便是嫣雩的事,哪會袖手一旁,不聞不問呢,只要你出一聲,妹子必給你辦妥便是。」朱柏素知紫府仙宮的實力,只要紫嫣雩肯出手,還有什幺不放心的。忽地腦裏想起一件事,問道:「還有一事沒問妹子,羅開今日突然出現,想必是爲了妹子了,瞧來他已經墮入我們的圈套,顯然對妳産生了愛意?」紫嫣雩微微笑道:「這個也未必,羅開雖然出道尚淺,但爲人聰明機警,若非當日我假意將他迷倒,在他耳邊作狀一番,恐怕不容易讓他相信。說句實話,此人不但聰穎機靈,加上武功了得,江湖衆大門派對他均存好感,只要咱們能得他信任,從旁相助,對咱們實有大大的好處。」朱柏見她一說到羅開,總是神采飛揚,言笑晏晏,不禁心中氣苦,說道:

  「看來羅開不但武功了得,恐怕床上功夫也有過人之處,我說得對嗎?」紫嫣雩白了他一眼:「你啊!便是愛胡思亂想,不是你叫我去勾引他,人家才不會和他上床呢,現在倒反過來說這些瘋話兒,看我睬不睬你。」朱柏真的有點怕她氣惱,連聲道歉,接著道:「今趟皇上舉辦英雄宴,實是由我提出,好讓衆門派各獻絕藝,比武較量一番,屆時推舉一名武林盟主,再由皇上禦賜」盟主」牌匾。我之所以這樣提出,當然是藉此延攬天下英雄豪傑,欲收歸朝廷所用。而妹子妳認爲,當日會是何人能技壓群雄,取得盟主之位呢?」紫嫣雩搖頭道:「這個很難說,當今高手實在不少,且各門各派均有他們獨到武功,誰能武功天下第一,委實難以預測。但我卻認爲,羅開的武功可說極不簡單,如無意外,他的機會頗高,要是他真能奪得武林盟主一位,對咱們來說,倒也是件好事。」朱柏問道:「妹子何以見得?」紫嫣雩淺笑道:「羅開此人吃軟不吃硬,若你強硬要他受命于你,相信必難成事,須得慢慢的來,不可粗之過急。總而言知你放心好了,羅開的事,你便交給雩兒去辨好了,決不會讓你失望。」朱柏聽見她這番話,多少明白她的用意,腦子裏不禁想起她和羅開來,聯想眼前這個大美人,赤身露體的在男人身下風流婉轉,肆意輕狂,想到這個情景,不由血液沸騰,越想越覺興動。

  只見他把紫嫣雩牢牢抱在懷中,在她那仙子般的臉上吻了一下,偌大的手掌移至她胸脯,肆意輕薄,那一團滑嫩雪膩的嫩肉,在他手中不住變幻著形狀,嫣紅的花蕾,在大拇指的撥弄下,早已是手到花開,高高挺立。

  紫嫣雩見他目含欲火,鼻息沉重,知道這個風流王子情興複動,而她本已停息的欲火,在他不斷挑逗下,亦已漸漸竄升,她的臉色漸漸紅潤,呼吸開始急促了起來:「你這人真是,只乖得一會兒,又要蠻纏人家了。」此時她的心裏,亦想要再次的好好爽上一回。

  朱柏一邊享受著美人兒的酥胸肉感,一邊微喘著氣說道:「這都怪妹子實在太誘人,教人如何忍耐得。」話後把眼盯著她的俏臉,只見她桃羞杏讓,燕妒莺慚,如此的美貌,一時也難盡說,忍不住咕咚幾聲,連咽了好幾口唾沫。

  紫嫣雩見他癡癡迷迷的瞧著自己,心中亦頗爲自滿,不由向他輕輕一笑:

  「怎幺了,這般看著人家!」朱柏醒轉過來,柔聲道:「妹子實在是美絕人寰呀!」回她一笑,便即把她抱翻在床,讓她朝天仰臥,他實在是忍不住心中的欲念了。

  紫嫣雩不明其意,還沒轉念,便見朱柏身軀下移,吻上她左邊玉峰,唇舌蠕動,細咂峰頂蓓蕾,牙齒亦不甘寂寞地細細齧咬著,但覺乳香撲鼻,嘴裏乳肉細膩豐滿,口感極佳,有若酥軟奶酪,滿口留香。

  紫嫣雩嘤的一聲,雙手捧著他腦袋,十指徐徐插進朱柏的頭發,由胸脯傳來的陣陣快感,立時直沖腦門,只覺又是舒服,又是甘美,恨不能將朱柏的整個腦袋,都融進胸脯。

  吸吮有頃,朱柏開始轉移目標,弓起身軀,往下吻去,咂咂有聲,用舌頭在白嫩的肌膚上舔刮不止,不時地用舌尖在嬌嫩的肌膚上接連點觸,先在胸口徘徊了一陣之後,然後吻過紫嫣雩平滑的小腹,又在肚臍眼兒上流連一番,最後才直闖幽門要地,溝壑小溪,盡收朱柏眼裏。

  嬌媚的嬌軀讓朱柏看得心頭火熱,喉頭發幹,他將紫嫣雩的嬌軀擺正,還未有所動作,紫嫣雩已是主動地分開美腿,將美好的桃源春光,盡情地展現在朱柏面前,而朱柏也是毫不客氣,當下以指撥開唇瓣,露出內裏粉紅的桃源嫩心,已見裏面濁蜜橫溢,雨潤高唐,想來紫嫣雩已是情動,而他自己也實在難以再忍,便即湊頭過去,張口便吃。

  紫嫣雩雖身經百戰,也禁不住他這般輕狂,身子不由一顫,口裏啊了一聲,兩眼一合,螓首往後一撐,陣陣快美直湧將過來,一雙修長的美腿時收時放,在朱柏的身上不住摩梭。

  朱柏伸出舌頭,又舔又鑽,把個美麗的桃源洞府攪得如同哪咤鬧海一般,還不時用舌頭刮著肥美的肉蒂,一時吃得唧唧有聲,一時又吻得啧啧作響,讓紫嫣雩膣內春水流完一股又一股,只是無法遏制。

  朱柏舔得興起,舌尖倏地闖關直進,接著一伸一縮,亂挑亂掘,只感覺內裏的嫩肉緊得厲害,有時緊緊夾住舌頭不放,讓朱柏在吃得爽快的同時也有著一絲疼痛,但是這反而更增加了他的快感,幹脆不再抽出舌頭,在裏面攪拌起來。

  紫嫣雩給他噙住要害,美得挺胸扭腰雙腿亂蹬,禁不住從牙縫裏迸出聲來:

  「你好厲害的舌頭,真的要了人家小命了……」話落,雙手牢牢按住他腦袋,恨不得讓他腦袋整個鑽進桃源玉壺,而一雙粉白修長的美腿,緊緊箍著他的身體,惟恐他會驟然離去。

  朱柏見她得趣,更是不敢怠慢,再加上自己也是欲火焚燒,于是嘴上絲毫不放松,再加緊叁分力,兩只大手向前探去,分握她一對玉峰,忘情把玩起來,入手處柔滑無比,讓他愛不釋手。

  紫嫣雩直美得目饧魂迷,叁魂杳杳。一對美眸,已見水光盈然,纖腰美臀,只是扭個不停,什幺羞恥之心,早蕩然無存,什幺羅開,也早已抛到九霄雲外,見她雙手自動拉開寶穴,往前磨蹭挺送,雙腿大張,口裏叫道:「再要多一些,深一些……」朱柏聽得亢奮異常,擡眼望去,見紫嫣雩口咬拳頭,狀似極力強忍,但眉目之間,盡是濃濃春意,再襯上她那天仙絕色,實是迷人到極點,不禁愈看愈覺欲罷不能,索性埋頭苦幹。

  如此弄了盞茶時間,朱柏已見口軟舌麻,動作開始緩緩放慢。

  紫嫣雩心魂皆酥,美得如癡如醉,嬌軀顫動不止,口裏大聲叫道:「哦,來了,我要來了……」語畢雙手將朱柏的頭緊按在胯間,桃源內終忍不住噴出一股春潮。

  朱柏也感覺到紫嫣雩的變化,他兩手將兩片肉唇分開,口唇大張,接著一股春液如水箭般噴射而出,正打在朱柏張開的口內,朱柏也不在意,一面吞吃著春液,一面將嘴貼到寶穴口,使勁兒吮吸,喉嚨咕噜咕噜地動著,吃得極爲爽快。

  朱柏的動作讓紫嫣雩更是酥癢難當,在朱柏的吞吃動作下,他的舌頭仍舊絲毫不停地刮著玉壁,紫嫣雩再次大叫了一聲,竟忍不住尿了出來。

  朱柏正吃得起勁,突然一股帶著腥臊味的液體直直打入口中,他還來不及反應,已是連吞了好幾口下去,他這時才明白過來,原來紫嫣雩竟然尿到了自己口中,此時他竟也不以爲意,反而爲自己的手段自得,竟讓如此美貌的仙子爽到尿身,于是他主動地吸吮起來。

  紫嫣雩淅淅瀝瀝地尿了個痛快,而朱柏也幾乎吃了個飽,當他離開紫嫣雩濕得一塌糊塗的下身時,忍不住打了個飽嗝。

  紫嫣雩心有感觸,于是便叫朱柏臥倒下來,掉過身軀,趴到他胯間,見那眼前之物,已是青莖暴綻,高高地豎將起來,兩邊的烏黑陰毛,濃密卷曲,那一對黝黑的肉袋,亦是鼓鼓漲漲,想來其中存貨不少。當下心中暗喜,也不打話,提起龍槍,先用舌頭由下往上舔刮幾回,然後將整個龜頭也舔了一遍,待得龜頭晶瑩通亮之時,方櫻唇大張,把個頭兒納入口中。

  朱柏只覺一團軟膩之物,緊緊把槍頭箍住,同時似乎有一條滑軟的小蛇,在自己的馬眼上不住來回刮舔其趣難言,不由用肘撐起上身,見著美人粉頰波動,一收一放,正自用力吸吮。心裏不由暗想:「天下間的美女,我可算見盡不少,不說宮中的妃子貴人,便是在王府裏面,無一個不是千桃萬選的美女,但迄今爲止,還沒見一人能美得過她。今趟難得遇著這樣美人兒,若不好好的享受一番,當真是暴殄天物了!」想到這裏,朱柏已是忍不住按住紫嫣雩粉首,緩慢往下壓,同時腰部上挺,以便讓肉槍更加進一步地幹入紫嫣雩的櫻桃小嘴內。

  而紫嫣雩也不拒絕,她一面張大嘴巴,好讓肉槍順利挺進,另一面也不住用舌尖在肉槍表面來回舔弄,就這樣迎合間,朱柏的肉槍已是有一半在紫嫣雩的嘴裏了,所幸他的肉槍並不是太粗長,但他似乎還不滿足,一副要將肉槍全根頂進的模樣。

  紫嫣雩雖然替不少人含過肉槍,但是從未有過深喉嚨的行爲,如今朱柏的動作也讓她産生了想要一試的想法,于是她配合這朱柏的動作不停地調整嘴巴的角度和方向,同時放松喉嚨,以便讓龜頭幹得更深。

  此刻朱柏的心中滿是得意,想不到如同仙女一般的紫嫣雩竟然配合著自己,看來今天美人兒的深喉是非自己莫屬了,于是他雙手抱著紫嫣雩的粉首,腰部猛然用力,肉槍來了個全速沖刺,只覺龜頭突破了一處柔軟且緊窄的所在,然後被四面八方的壓力所包圍,朱柏松了一口氣,終于,終于幹進美人兒的喉嚨了。

  喉嚨被刺痛,像是被強硬地塞進了什幺東西一般,連呼吸也不那幺順暢了,不過因爲內功的緣故,還並不太難受,不過紫嫣雩明白,朱柏將肉槍完全的幹進了自己的嘴巴,而自己從未有人碰過的深喉,也喪失在他的肉棒之下,心中突然有些後悔,腦海中浮現出一個人的身影,但隨即就給玉壺內的騷癢給沖得沒了邊兒。

  看著紫嫣雩的櫻桃小嘴緊緊含著自己的肉槍,濃密的陰毛也覆蓋在美麗的俏臉上,朱柏忍不住抽動起肉槍,四處亂頂的肉槍將紫嫣雩的臉頰頂得不時變形。

  紫嫣雩一面配合著朱柏肉槍的頂動,一邊也忍不住用手在桃源內不住扣挖,隨著朱柏的動作鼻息也越來越粗重。

  但見紫嫣雩手口並用,盡情拈弄,豈料越弄,自己卻越感難受,胯間猶如萬蟻爬行,濁蜜橫溢,難受得要命,而朱柏也不滿足于紫嫣雩的嘴巴,于是兩人當即停了下來,而性急的紫嫣雩早已忍不住站起身,跨開玉腿坐到朱柏身上。

  朱柏見她這急巴巴模樣,肚裏發笑,心想世上女人不論美醜,全一般樣子,只消勾起她的欲火,還不是百依百隨,任從擺布,不過他自己玩了這幺久,也是難以忍耐,想要進入正題了。

  便在朱柏想著間,已見紫嫣雩美臀上擡握緊龍槍對准寶物,徐緩坐將下來。

  朱柏這時已見紫嫣雩滿臉春情,鳳眼微睜,紅潤的櫻唇吐著芳香的氣息,越發的誘人,突發奇想,突然用手掌擋在龜頭上,不讓紫嫣雩坐下身去。

  這時紫嫣雩急了,粉臉漲得通紅,纖纖素手抓著朱柏手掌,焦急道:「快,快放開,不要作弄人家了。」朱柏嘻嘻一笑:「好妹子,先別急,讓我嘗嘗你的小香舌吧。」說著也不等紫嫣雩答話,他就張開了自己的嘴巴,因爲他知道,紫嫣雩一定會答應自己的。

  果然紫嫣雩緩緩坐在朱柏的肚皮上,伏下嬌軀,沒有絲毫遲疑地張開小嘴,吐出了粉嫩的香舌,送進了朱柏張開的嘴巴裏。

  又香又軟的舌頭剛一進入嘴巴,朱柏馬上將自己的舌頭迎了上去,先是在香舌表面劃了幾圈,然後再含住香舌拼命地舔吸起來。

  香舌被對方緊緊含在嘴裏吮吸,紫嫣雩情不自禁地和朱柏唇舌交纏起來,她一面用香舌和朱柏的粗糙大舌摩梭,另一面也不時地將對方伸進嘴裏的舌頭舔含起來。

  朱柏大樂,舌頭伸進紫嫣雩的檀口,在她的口腔四處,盡情地舔舐撩撥,不住地將她香甜的唾液吸進嘴裏。

  「唔……」紫嫣雩發出難耐的哼聲,唾液源源不斷地被對方吸走,讓她産生了口幹舌燥的感覺,于是她也回應地將舌頭在朱柏的口中盡情撩弄,搜刮著他的口水。

  朱柏一面和紫嫣雩親憐蜜吻,一面卻翻過身去,將紫嫣雩壓在身下,雙手在其挺翹肥美的臀部撫摸起來,彈性十足的翹臀,讓朱柏愛不釋手,一雙狼抓深陷進軟膩的臀肉中,揉捏不止。

  臀部傳來的感覺讓紫嫣雩嬌軀輕顫,雙腿也耐不住的互相摩擦,尤其是桃源內的滾滾熱潮更是讓她難以忍耐,但是對方好像還沒有正式操幹的意思,讓紫嫣雩是又火又急。

  其實朱柏何嘗不想早點上馬,只是他也知道自己的能耐,如果不先將美人兒挑逗幾番,他自己肯定堅持不了太久的時間。

  這不,朱柏的一只手又伸進了紫嫣雩的寶穴中挖弄起來,沒挖個幾下,紫嫣雩的桃源內已是噴湧如潮,將朱柏的整只手掌都打濕了。

  朱柏嘿然一笑,放開了和紫嫣雩糾纏的舌頭,盯著她迷蒙的雙眼說道:「好妹子,張開嘴巴,伸出舌尖,給你吃好吃的。」紫嫣雩不知道朱柏要幹什幺,但現在體內的欲火也只有靠他才能解決了,無奈地張開小嘴,吐露舌尖。

  朱柏的嘴巴蠕動起來,他在聚集著自己嘴裏的口水,剛剛他想到了一個絕對淫靡的動作,所以忍不住想要在紫嫣雩嘴裏實施。

  嘴裏的口水越積越多,很快裝滿了一嘴巴,朱柏這才將嘴巴張開一條小縫,讓口水一絲絲的從嘴裏漏出,漏出的絲絲口水很准確地滴落到紫嫣雩粉紅的舌尖上,然後順著舌尖流進她的嘴裏。

  兩人的嘴雖然沒有吻在一起,但是中間卻連著不住流動的一絲口水,紫嫣雩有種被羞辱的感覺,但同時她竟也感覺到更加地興奮起來,嘴裏朱柏的口水並沒有立即咽下去,同時下身的騷癢更加加劇了。

  還有什幺比看著美人兒的檀口內裝滿了你的口水更加讓人興奮?至少朱柏現在是興奮至極,看到紫嫣雩的小嘴裏漸漸積滿了自己嘴裏流出的口水,朱柏感覺自己的肉槍似乎要爆炸,但是現在還不行,至少也要等到口水完全流進紫嫣雩的嘴裏再說。

  在感覺腮幫子有些酸麻時,朱柏猛地將最後一口口水吐進紫嫣雩快要溢滿的小嘴,然後示意對方吞咽進去。

  看到朱柏的動作,紫嫣雩無奈地收回舌頭,櫻唇閉合,咕噜一聲,吞進了第一口的口水,帶著臭味的口水讓她有些惡心,但是在看到朱柏癡迷中帶著瘋狂的眼光時,她竟然又覺得興奮起來,咕噜咕噜幾大口的將口水完全地咽進肚子,末了竟然還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

  就在朱柏忍耐不住想要將肉槍進洞之時,紫嫣雩一個翻身,又將朱柏坐在身下,原來她比朱柏更加的性奮了。

  只見紫嫣雩玉壺外已是流水潺潺,她在玉龜上刮弄了幾下,然後猛地往下坐去。

  這般一坐,朱柏的肉槍立時直沒盡根,「啪」一聲,是紫嫣雩的翹臀撞擊在朱柏肚皮上的聲音,二人不約而同「嗯啊」一聲。

  朱柏那行物事,雖遜羅開甚多,但份量卻不弱,算得腦肥身粗,挺硬如鐵,就嫌長度一般,稍爲美中不足。

  紫嫣雩雖無法觸及深處,亦感脹滿難當,她雙手撐在朱柏的胸口,腰臀上下套弄起來,提落之間,粗大的龜頭每刮著玉壁,真個舒爽難言!見她才一上馬,便已急不及待,匆匆急提數十,只求剎癢。

  而朱柏被她一陣急攻,龜頭立時又酥又麻,幾乎抵擋不住,連忙叫道:「慢住,慢住!如此急投猛搗,叫人怎吃得消。」紫嫣雩聽見此話,立時不敢妄動,她和朱柏耍玩子,今趟也不是第一次,知他定力向不甚堅,倘若便此抛戈卸甲,實是大煞風景。當下微微笑道:「還是由你來吧,免得你說人家存心撮弄。」朱柏自然不會拒絕,匆匆爬起身來。

  紫嫣雩乖乖地仰倒在床,粉腿大張,玉臂前伸,拉著他的手道:「來,把我抱住。」朱柏身爲王爺,除了朱璎外,每與女人在床上幹事,便只有他作主,豈會像紫嫣雩這般。

  但不知爲何,朱柏竟然心服情願,還覺這樣實是另一番趣味。

  朱柏俯下身來,肉貼肉的將她抱緊。紫嫣雩雙手環上他脖子,在他耳邊道:

  「來吧,還不快快進來。」說著已探手到他胯下握住槍莖,把個頭兒拉近花戶。

  朱柏腰肢微沉,龜頭輕易地破開肉壁,整根肉槍已然直闖而入,又是一個盡根全入。

  只感覺玉壺一脹,紫嫣雩輕輕一顫,被填滿的感覺是如此的美好,她禁不住嬌呼起來:「好美!不要停下來。」朱柏正待要說句話兒,但一張嬌嫩清香的櫻唇,竟爾湊上前來,牢牢把他口唇封住。朱柏當真樂個忘形,火火熱熱地把她香舌吸入口中,同時將舌頭也挺弄到她的小嘴中,與紫嫣雩舌吻起來,當然下身也不忘頂刺。

  而紫嫣雩卻不住挺臀迎湊,口裏的一條小舌,宛如靈蛇般在他腔內四處遊走舔弄,不知吻了多久,吃了多少口水,紫嫣雩方徐徐收回香舌,貼著他口邊低聲道:「你怎幺不摸我,來吧,不要光是下面蠻幹,也該疼一下人家其它地方。」朱柏見她騷淫入骨,盡把些言語挑逗,那還忍得住,馬上又吸住她櫻唇,和她打起舌戰來,雙手分握一對飽滿堅挺的美乳,肆意揉捏起來。

  很快朱柏便不滿足于手的動作了,他放開紫嫣雩的櫻唇,吻上了她已是硬硬挺立的嬌豔蓓蕾,先是用舌頭好一陣撥弄,在紫嫣雩的細細嬌喘聲中,他的舌頭在蓓蕾周圍緩慢地劃圈,還不時地用牙齒輕輕咬著嬌嫩的蓓蕾,讓紫嫣雩更加地瘋狂。

  紫嫣雩緊緊圈住他脖子,一對玉腿高高地環起,圍過他雙腿。豈料腿兒這般一勾,二人交接處貼得更密,每一抽戳,龜頭竟能隱隱觸著花心。紫嫣雩心中大喜,不由叫道:「碰到了,終于碰到人家花心了,狠狠地弄人家。」當即挺高玉股,任他猛戳疾抽。

  朱柏見紫嫣雩已是被他幹得嬌喘不止,浪聲連連,再加上龜頭馬眼碰觸花心之時,就像是有一張小嘴在不住啜吸著龜頭一般,讓朱柏只感覺酥麻入骨,他咬牙抱著紫嫣雩的嬌軀,急速而剛猛地挺動起來。

  不消片刻,已聞得「噗吱噗吱」水聲四起,「噼噼啪啪」肉聲不絕,朱柏的每一記出入,均帶得花露迸濺四散,並且龜頭次次深入到底。這回花心被噙,火熱的龜頭次次命中嬌嫩敏感的花心,將花心頂得酥麻不已,銷魂蝕骨的快感美得紫嫣雩爽呼不止,可樂昏頭了,哼唧著道:「啊……又頂到花心了……啊……怎地這幺爽美,你這回可比往日強多了,今晚你我便來個盡興,好好地疼愛嫣雩」紫嫣雩的浪蕩淫態讓朱柏血脈贲張,肉槍被緊緊夾吸的快感讓他無比爽快,他一邊深入淺出地幹著紫嫣雩的寶穴一邊說道:「這個自然,能得與妳這個仙子共樂,今晚便是精盡人亡,也先得圖個痛快。」紫嫣雩對自己的姿容身貌,向感自滿,聽得朱柏不住稱贊,也不由心中歡喜雙手摟著朱柏的肩膀,翹臀不住扭動著迎合操幹,媚眼如絲地膩著聲音問道:

  「嫣雩真的這幺美幺?」朱柏也不含糊,抱著紫嫣雩的翹臀一陣狂聳猛頂,房間內傳來陣陣響亮的「噗嗤噗嗤」操幹聲,聽到紫嫣雩膩死人的聲音,朱柏連接頂了幾下重的,連忙點頭道:「妳也不知道,當初第一眼看見妹子妳,還道妳真是天上仙子下凡,阆苑仙姬再世,把我的魂魄一股腦兒都勾去了。不用說其它,就是望著妹子妳這花容玉貌,渾身骨頭已酥了一半。」紫嫣雩此刻亦是春情勃發,尤其是朱柏的幾下重頂,更是讓她浪哼不已,冁然一笑:「既是哥愛看嫣雩,就好好看個夠吧,但你可不能停哦。」朱柏雙手支起上身,由上往下,緊緊盯著她的俏顔,說道:「妹子真的很美只怕這般望著妳,過不多久便要忍耐不住,要……要……」說到這裏,真覺泄意將至,立即停止了抽插的動作,不敢再妄進,硬生生停了下來。

  紫嫣雩也覺他龍槍顫動,生怕他便此了事,不禁急叫出聲:「不可,千萬要忍往,人家還想要呀!」不過,肉槍的動作一停,她便感覺到玉壺內立時酥癢難當,真個難受不已。

  朱柏也是閉起雙目,強自死忍,在舌頭上狠狠地咬了一口,這才將射意給他壓了下來,方緩緩噓了一口氣。

  紫嫣雩也不敢挪移半分,生怕朱柏就此發射,將她吊在半空,雙手把他抱緊:

  「你乖乖的收斂心神,不要亂動。」朱柏苦著嘴臉,說道:「你這個朱大哥真的沒用,只要一望住妳這張俏臉,總是忍耐不住。」話才說完,又再埋頭她有若天塹的深深乳溝裏,舔磨吸吮起來此時紫嫣雩身上已揮灑了不少香汗,朱柏忍不住陣陣乳香的誘惑,用舌頭在乳房潔白的肌膚上舔舐起來。

  乳房傳來陣陣熱流,紫嫣雩不由在朱柏背上打了一下,嗔道:「你又要來了就是不肯乖乖的聽人家說話。」朱柏笑道:「誰叫妳這般迷人,實在禁受不住呀!」再次捧起她左峰,舌頭的乳房上劃著圓圈,直到乳房上沾滿了他的口水,然後才將乳房含進嘴裏,舔弄著因爲情欲而勃起的蓓蕾,另一只手則在右邊乳峰上來回旋磨揉捏,讓本來已腫脹不已的雙峰,更加地鼓脹飽滿。

  紫嫣雩拿朱柏沒辦法,只得由他,而她自己也感覺不錯。過了片刻,自己也漸入佳境,乳房上傳來一浪接一浪的快感,不住由四方八面湧來,但是玉壺內卻是更加的酥麻難忍,她忍不住喘息道:「嗯!人家受不了,你再動一動吧。」朱柏經過一陣休息,泄意盡消,肉槍泡在紫嫣雩的寶穴中,已是脹硬無比,聽見紫嫣雩的說話,正合他意,那會遲延,當即提腰擡臀,肉槍從寶穴中抽出,只余龜頭在內,帶出大量蜜液,然後一個猛插,「啪」地一聲,胯下肉袋打在陰唇上,發出淫靡聲響。

  朱柏休息了這幺久,肉槍開始大出大入起來。抽提數回,便覺今次比先前還要甘美,肉壁內的嫩肉,緊緊夾吸著肉槍,而且花心似乎也變淺了,龜頭每一觸及花心,便有一股吸力襲來,猶如一張自動吮吸的魚嘴,真個暢美異常。

  紫嫣雩婉轉呻吟起來,朱柏的凶猛動作讓他的肉槍更加頻繁地摩擦刮擠緊窄敏感的肉壁,帶了讓她酣暢淋漓的酥麻快感,紫嫣雩忍不住四肢纏繞在朱柏身上牢牢把他箍定,美臀往上奮勇項湊,想要朱柏插得更深,口裏更是不住叫道:

  「好美呀!再加幾分力,狠狠的幹……」朱柏聽她淫語紛紛,不由欲火攻心,再也不顧一切,忙忙撐身而起,蹲在她胯間,擡起那對修長優美的玉腿,往外大大分開。這一招大開中門,當真淫猥之極,只消低頭一望,交接之處,無不清楚入目。

  只見一根粗黑的肉槍不住來回抽動,嫣紅的肉唇緊緊包裹著黑黑的肉槍,在抽出時連帶著玉壺內的嫩肉也被帶了出來,更別提那潺潺的春水四處飛濺;插入時盡根而入,遺留在肉槍上的春水因爲肉唇的阻擋,在肉根上便形成了鮮明的一圈水漬,隨著抽送的動作而緩緩流到肉袋,最後滴落在床上。

  朱柏越看越興奮,力度也越來越重,他將紫嫣雩的雙腿幾乎撐開成了一條直線,這樣能讓他幹得更深,只見他深吸一口氣,抽出肉槍,只留下半個龜頭在外面,然後大喝一聲,腰臀重重地往下一頓,「噗」一聲巨響,肉槍完完全全地插入紫嫣雩的寶穴內,龜頭竟然全部插入花心,兩人的性器緊緊相交,沒有了一絲縫隙。

  「唔……啊……」紫嫣雩被這一下重擊弄得神魂顛倒,她的粉首猛地後揚,整個腰背都弓了起來。

  朱柏知道自己已經完全的采著了紫嫣雩的花心,他緊頂著花心,同時腰部緩慢旋轉,帶動著深入寶穴的肉槍也跟著在紫嫣雩的花心旋磨起來。

  被火熱的龜頭磨著敏感的花心,讓紫嫣雩幾乎要魂飛魄散,似乎有一陣陣電流在體內穿梭,紫嫣雩的花宮深處忍不住陣陣抽搐,如同發狂一般嬌喘不止:

  「哦……死了……不要再磨了……死了……」享受著紫嫣雩寶穴內蜜肉的火熱糾纏和夾吸,朱柏爽得直吸冷氣,突然感覺到紫嫣雩嬌軀直打冷顫,然後便感覺到一股股溫熱的激流噴射在自己的龜頭上,同時玉壺內的夾吸感更加的強烈了,朱柏死命忍受著紫嫣雩的陰精噴灑在龜頭上的快感,緊守精關。

  紫嫣雩連續噴射了八,九秒鍾,將朱柏的龜頭澆了個通透,她的翹臀向上猛頂,讓花心和龜頭更緊密的交合,腰臀狠命搖擺了一陣,嬌軀這才癱軟下來。

  朱柏等了一陣之後,又開始動作起來,不過這時他的抽插動作也放緩了許多因爲紫嫣雩此時寶穴仍在劇烈抽搐,雖然肉槍被夾得很爽,但是動作過大的話,他很快就會忍不住的。

  一陣子輕抽慢插之後,紫嫣雩慢慢恢複了過來,沒想到朱柏不知道從哪裏學來的旋磨花心的功夫,讓她一不小心竟然丟盔棄甲了,紫嫣雩很是不滿,不等朱柏有所動作,她已主動地將一雙美腿架在朱柏肩膀上,淫聲浪語道:「快……快用力幹我……不要憐惜……」朱柏哪能禁得起誘惑,也顧不得泄不泄的了,架著紫嫣雩的美腿,雙手掐著她的柳腰,挺腰操幹起來,「啪啪」地幹穴聲有節奏地響起來,享受著紫嫣雩穴內嫩肉的層層包裹,朱柏也忍不住叫道:「好妹子,你的穴兒好緊,夾得我好爽啊……」紫嫣雩淫興正濃,任他爲所欲爲,柳腰翹臀也不住挺身相迎,「哎……好哥哥……你幹得妹子好舒服……快……不要停……」。

  而朱柏此刻真如十餐九餓,提著她雙腿,不住地狠勁戳刺。只見一條肉槍在紫嫣雩股間時現時沒,每一抽提,便帶得瓊漿玉液飛濺而出。

  他又那會知曉,紫嫣雩自小在宮中練得一身淫功,以此來媚惑男人,再加上她那出水芙蕖的美貌,一般男子又怎能抵擋得住。

  朱柏一下子急提數百,已漸感忍受不住,但仍是苦苦撐持,盡力施爲。

  而紫嫣雩卻恰好相反,雖然先前已泄過一次,但她早已是身經百戰,竟是越戰越是得趣,嬌嬌癡癡的正是興在頭上,眉目之間,盡是濃濃春意,顯然還未滿足。

  一陣猛烈的操幹之後,朱柏終于感難支,不得不放慢動作,但眼前的美景,卻又舍不得不看。而在他眼中,紫嫣雩不但妩媚風流,且肌骨瑩潤,光是那對巍然挺拔的玉峰,已看得他欲火昂揚,難忍難耐,每當往前戳刺,便撞得乳浪排空煞是誘人,簡直讓人無法忍受。

  眼裏所見的一切,無不教朱柏火燒火燎,他一面緊握玉乳,食指和拇指撚住發硬的蓓蕾不住揉搓,一面發狠疾刺,每一下均是毫不憐惜地猛刺到底,,每一下均是用盡全身氣力,每一下龜頭都重重地撞擊花心,然後頂著花心便一陣讓紫嫣雩酸麻不已的揉動。

  寶穴內的酥麻快感讓紫嫣雩忍不住嬌喘浪呼,尤其是朱柏的龜頭頂著花心不住旋磨,讓她更是難以忍耐,舒服中夾雜著難受,終于她再次翻過身軀,將朱柏壓在身下,兩人的性器在翻動中仍然緊緊相連,而翻身後龜頭又是重重地頂了花心一下,讓紫嫣雩又是一聲嬌呼。

  紫嫣雩雙手撐著嬌軀,不住擡腰提臀,坐懷吞棍,火熱的肉唇緊緊包裹著熾熱的肉槍,每次提臀之時,總是一點點的慢慢提升,仿佛是舍不得肉槍從寶穴內離開;每次吞棍之時,亦是一點點的緩慢吞進,仿佛是用寶穴仔細品嘗著肉槍的滋味,每當坐到底時,紫嫣雩又會忍不住柳腰輕擺,好讓肉槍充分地頂觸花心,口中嬌吟不止。

  這樣緩慢的動作之持續了幾分鍾不到,紫嫣雩就把套弄的速度加快了,嬌嫩的花唇來回吞吐著粗碩的肉槍,滾滾的春水順著槍身直流而下,將朱柏的肉袋和陰毛乃至床單都打得濕透,而每次紫嫣雩用力坐套之時,她的翹臀便會在朱柏的肚皮上留下「啪」地一聲肉響。

  先前紫嫣雩套弄的速度緩慢之時,朱柏還覺得非常的享受,尤其是花心吮吸著馬眼時的酥爽快感,而當紫嫣雩加快了套弄速度之時,朱柏就難以忍受了,肉槍很快地酸麻起來,有種一射爲快的感覺。

  不覺間又是百來下,朱柏終于給紫嫣雩的動作弄得忍耐不住,抱著紫嫣雩的柳腰使勁往下按住,腰部死命上挺,大叫一聲,子子孫孫一古腦兒迸射而出,灼熱的精漿一滴都不浪費地噴射進嬌嫩的花宮。

  紫嫣雩亦將來臨,花宮驟然給他熱漿一澆,立時劇烈收縮,將朱柏的龜頭緊緊包裹,滾滾熱精澆灌著饑渴的花房,登時咿咿唷唷,浪叫不止,也忍受不住,一股股陰精噴湧而出,與朱柏一同雙雙丟個盡興。

  高潮之後,二人性器相交,交頸迭股,相互抱作一團,舒暢滿懷,不覺迷迷糊糊睡去。